您好,欢迎来到企业家日报网!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区域
  经济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重庆 | 黑龙江 | 吉林 | 辽宁 | 江西 | 江苏 | 山东 | 安徽 | 河北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陕西 | 山西 | 四川 | 青海 | 海南 | 广东 | 贵州 | 浙江 | 福建 | 甘肃 | 内蒙古 | 云南 | 宁夏 | 新疆 | 西藏 | 广西
您的位置:企业家日报首页 > 食品卫生  

元宵推荐 | 一颗汤圆“滚”出的50亿食品帝国
2018-3-2 10:38:00 来源:企业家日报 文字: | |

  编者按:

  桂花香馅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见说马家滴粉好,试灯风里卖元宵。(清·《上元竹枝词》)

  起源于宋代的汤圆,是当时流行的一种小吃,水煮时上下浮沉,被称为“浮圆子”。因为象征着阖家团圆的美好寓意,自宋元以来,吃汤圆便成为正月十五元宵节的一项重要习俗。

  1990年,陈泽民发明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他创立的三全食品开创了速冻食品行业的先河,并以绝对的王者之姿稳坐行业龙头的宝座。

  今日元宵,带你走近“速冻汤圆之父”陈泽民和他的三全帝国。

  三全的名字,脱胎于十一届三中全会。

  创始人陈泽民的初衷很简单,“我时常会想起十一届三中全会,因为,这是我们国家命运转折的开始,也是我自己命运转折的开始。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思想大解放,我不可能有今天,三全也不可能成为中国速冻食品行业的龙头。我把企业起名叫‘三全’,就是为了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让后人记住这段历史。”

  1978年的中国,意识形态的政治高压开始松绑,主流媒体闪现出别样的声音,经受了十余年政治斗争的人们小心翼翼地揣度着这个国家的未来,新的力量似乎正在酝酿。

  而在那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持续半年之久后,12月18日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终于官方定调,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

  彼时的陈泽民,自1965年从医学院毕业以来,已经在四川的医院工作了13个年头。在那里,他和爱人学会了做当地人钟爱的汤圆,一年之后,他将带着这门手艺调往郑州市第五人民医院。

  之后的很多年,这对热情好客的夫妇,逢年过节都会做许多汤圆送给亲戚、朋友尝鲜。品尝过的人,无不交口称赞。

  三全食品创始人 陈泽民

  然而,谁也不曾预料到,这颗小小的汤圆,多年以后会经由陈泽民之手发展成一个上百亿的行当,为中国人的餐桌带来一次新的饮食“革命”。

  随着周遭营商环境的松动,已经升任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的陈泽民心动了,“两个儿子都大了,以后结婚要买房子,婚礼也得体面些。我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工资,感觉尽不到父亲的责任。”

  陈泽民琢磨着自己干点什么事。1988年,他向邻居借了1.5万元,1.2万元买了一台软质冰淇淋机,3000元作为流动资金,和家人一起在中州商场开了家“三全冷饮部”,这就是三全的雏形。

  1988年,经过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十年发展,中国的经济建设早已褪去了小心试水的犹疑不决,社会上弥漫着雄心勃勃的商业热情。

  资本力量的苏醒“引诱”着一众体制内精英下海经商,他们中的大多数,最初都不被世人理解,而时代,终将为他们正名。

  陈泽民,便是其中的一员。

  速冻汤圆之父

  陈家的三全冷饮部,卖的是冰淇淋这样的时新玩意儿,开业就排起了长龙。

  当时制作冰淇淋使用的增稠剂是明胶,用起来比较复杂,产能也不高。医生出身的陈泽民当即调整配方,改用海藻酸钠,方便经济又富含营养,大大提高了产能。

  三个月后,陈泽民就赚回了成本,还雇佣了十几个帮工。

  但到了10月份之后,冷饮业进入淡季,工人们也闲置了下来,陈泽民不得不想办法开发新产品。

  陈泽民想起有一年冬天到哈尔滨出差,看到当地人将饺子放到户外冻着,灵光一闪:饺子能冻,我家平时做的汤圆应该也能冻,将汤圆冷冻起来拿到市场上卖,岂不解决了淡季不淡的问题?

  “为了解决汤圆保鲜,我先将做好的馅速冻起来。为了解决馅的大小不均,我就把家里的小酒盅翻过来用,倒扣出来的馅个个一般大;由于事先冻好的馅形状是圆的,再用糯米面包起来的时候,形状自然也不差。”

  3个月后,从原料配方到制作工艺程序,从单个粒重到包装排列,从包装材料到包装设计,从营养、卫生到生产、搬运等,陈泽民拿出了整体的设计,做出了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并先后申请了速冻汤圆生产发明专利和外形包装专利。

  1990年下半年,受央视热播电视剧《凌汤圆》启发,陈泽民给速冻汤圆起名为“凌汤圆”,并在第一时间注册了“凌”、“三全凌”和“三全”商标。

  产品有了,品牌有了,没有生产线,如何进行大规模量产?德国制造的速冻双螺旋隧道,需要上千万资金,望而生畏的陈泽民花了三十万,自己买无缝钢管,买涡轮风机,买铁皮,买泡沫,组装了一个速冻冷库,然后在速冻冷库里自己安装传送带。

  中国第一条速冻汤圆生产线就这么诞生了,日产量可达30吨。

  彼时的三全冷饮部机器轰鸣,生产热情高涨,仍在医院任职的陈泽民为了避嫌,用的却是岳母的名义经营。

  “直到1992年,小平同志发表了南巡讲话,随后召开的党的十四大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我终于卸下了思想包袱,正式辞职下海。原来的‘三全冷饮部’更名为郑州市三全食品厂,我也从幕后走到了台前,任厂长。”

  这一年,陈泽民50岁,知天命之年。三全,或许是他的天命所在。

  “老虎VS狮子”的三全哲学

  在三全,员工们都不叫陈泽民“厂长”,叫他“陈师傅”。

  生产汤圆,维修设备,推销产品,陈师傅事必躬亲,样样拿手。

  这大概是“九二派”企业家们的共性:敏锐的商业嗅觉、强烈的致富热情和实干的创业态度,他们被改革开放的浪潮裹挟向前,相信并努力成为傲立潮头的弄潮儿。

  1995年,三全发明了第一颗速冻粽子,在速冻汤圆和速冻粽子的双轮驱动下,三全食品的发展迎来显著提速;1997年,国家六部委将“三全食品”列入中国最具竞争力的民族品牌;2008年,三全食品在深交所上市,首日以54.37元的价格收盘,当天市值达到50.84亿元;2013年,三全收购台湾第一大速冻巨头龙凤食品的全部股权,市场份额高达35%……

  三全食品上市敲钟

  从作坊式的“三全冷饮部”到速冻食品行业的领头羊,产品至上、渠道为王、良性竞争或许是三全有迹可循的成功经验,这大概显得有些老生常谈,却也是商业世界最基本的法则。

  食品企业严守质量关

  “三全用的糯米粉,都是选最好的,买泰国5000块钱一吨的糯米粉,猪肉花生我都挑挑拣拣用最好的。”

  陈泽民某次去焦作,发现当地一家销售商因为冷藏库停电,卖的三全汤圆全都裂口了。他立马决定全部回收,免费更换。“我的产品卖给你的时候是好好的,结果你拿去卖都裂口了,这不是砸我的品牌吗?我的品牌是靠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比生命还重要!”

  三轮车蹬出来的渠道

  创业之初,为了推销速冻汤圆,50岁的陈泽民蹬着三轮车走遍了郑州的大小商场。大多数时候,他自带着煤气灶和锅碗瓢盆,在商场里现场烹煮,当面推介,谦恭地征求意见。

  后来,他花4000块买下一辆昌河面包车,靠着它跑遍了西安、太原、沈阳、济南、上海等许多大中型城市,用最笨的方法在建立起三全的销售渠道。

  “老虎VS狮子”的竞争哲学

  1993年,随着三全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跟风者甚众。一夜之间,冒出了大量模仿“三全凌汤圆”的企业,仅郑州就有几十家。陈泽民刚刚申请的两项专利,马上就被山寨了。

  但陈泽民没有忙着打假,在他看来,“速冻食品是个技术门坎很低的行业,专利官司打不胜打,耗费精力得不偿失。中国的速冻食品业正处于起步阶段,仅靠一个三全是无法满足巨大的社会需求。海外的速冻食品工业比我们先进得多,你挡住了身边的同胞,也挡不住别人登陆上岸,与其让海外企业长驱直入,倒不如本土同胞齐心协力,把市场迅速做大,在较短的时间里形成有一定抵抗力的民族速冻产业。而我要做的,就是苦练内功,永远保持领先的位置。”

  1997年,就在三全食品郑州总部对面,一个名叫李伟的年轻人,创办了思念食品厂,这个后来一度挑战三全行业地位的竞争对手并没有扰乱陈泽民的步伐。

  2006年,三全被思念食品超越,陈泽民大幅度削减渠道经销商,将外地的主要关联销售公司全部收购到自己旗下,通过集权牢牢控制终端。依靠强大的掌控能力,三全在终端的优势逐渐显现,销售稳步增长,终于在2010年再次以28%的市场占有率坐回头把交椅。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一个山头如果只有一只老虎和一群羊,那老虎也会变懒,如果还有一只狮子,那么老虎和狮子都能保持强壮!”这是陈泽民的竞争哲学。如今,速冻食品行业三全、思念双雄并峙的局面印证了他的行业预判。

  2月12日,三全食品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这是一份喜人的成绩单: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2.81亿元,同比增长10.47%,实现利润总额1.18亿元,同比增长83.66%。

  三全,仍然稳坐“老虎”的王座。

  古稀之年,向雾霾宣战

  2008年,三全上市;2009年,陈泽民隐退。

  这个家族企业的传承没有太多悬念,大儿子陈南接任董事长,小儿子陈希任总经理。陈氏家族拥有三全过半的股份,但陈南并不认为三全是一个家族企业,“要分清一个企业是家族控制还是家族管理。如果是家族管理,那就是家族企业;如果是家族控股、家族控制,那就不叫家族企业。”

  三全食品董事长 陈南

  陈南对于职业经理人的倚重承自父亲,卸任之初,陈泽民就表示,“现在我们请的是一些大的跨国公司的高管,二百多个高管人员来管理我这整个团队。我个人见好就收,退居二线了。我两个儿子只是占管理团队人员的百分之几,他们承担责任,但是现代化的管理要聘请有能力的人去做。”

  卸下三全的重担,陈泽民没有安享晚年,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我把三全交给年轻人去管理,自己专门从事研究怎么利用地热来取代煤、取代石油。很快,我们开发的‘地热集装箱’发电就可以成为现实了。”

  和钻井工人在一起的陈泽民

  解决国内空气污染的严重问题是他开发地热的初衷之一,“食品不安全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水不干净我们也可以买矿泉水,但是雾霾谁也躲不掉,促使我们去寻找一种新的能源。”利用地热资源取代煤、石油、天然气,是陈泽民目前想到“治霾”的最好办法。

  2016年5月,国际新能源网上发布了一则消息:中国乃至世界第一眼干热岩超深探采井——ZZSQ-01井,于2016年5月2日在郑州开钻。

  陈泽民,是这口井的投资人,而这口井的位置,位于三全院内。“我看到热腾腾的蒸汽从井里冒出来,激动得晚上睡不着觉,”提起那次钻井成功,这位鹤发老人笑得像个孩子。

  如今,75岁的陈泽民,乐于向外人推介他的新头衔——地美特新能源董事长。

  这个名字,取自英文Demeter,她是希腊神话里奥林匹斯山上的一位女神,司农业、谷物和丰收……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数字报
 
 本站公告 更多>>  
 招商投资 更多>>  
 艺术收藏 更多>>  
 品牌推广 更多>>  
  上周苹果发布新机...[详细]
关于企业家日报网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关于企业家日报 - 本网法律顾问:誉洲律师事务所 -
010-87721045 邮箱:qiyejia@vip.126.com 京ICP备:1304501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4903
技术支持:海大科技